qy118vip

麦子熟了,杏子黄了

2020-07-14    随笔日志    【手机浏览本页】


北国六月,麦浪翻滚,杏子坠落,田野村庄高唱着丰收的赞歌。

大街小巷摆满了黄橙橙的鲜杏,每天看到杏子都忍不住要流口水。正好大姐催促着去她家吃杏。去姐家,不为吃杏,只为换个心情,吃出亲情的滋味。

沿途的麦子大多已收割,光秃秃的麦茬寂寂地守望着裸露地大地。

村庄周围的杏树叶绿杏黄,熟透了的杏子自然的掉落在地上,很少有农人顾得上去捡拾。

姐在院门外的麦茬地张望,看到我们一家立马欢天喜地跑上前来迎接。每次看到姐风尘仆仆却笑容满面地脸,心里都会涌出诸多的感动和温暖。

院中央晾晒着已经收割了的麦粒,颗颗饱满丰腴,台阶上整齐的摆放着黄橙橙的杏瓣,晒干后好储存。姐和外甥女忙着切西瓜,洗梨瓜,大外甥端着个小竹篮,喊小表弟(我儿子)去院外摘鲜杏。

大姐七十八岁高龄的老公公在给膘肥体壮的牛添草,姐夫忙着翻晒院外麦场还没来得及碾压的麦穗。

麦场周边两棵高大的核桃树被沉甸甸地果儿压得树枝垂在地面,刚满三岁的小侄女兴奋地高喊:我长大了,树变小了,我自己可以摘核桃吃了。

大姐忙完了厨间出门喊我一起去摘杏子,说多摘一些给我带回家晒杏干。赶紧换上大姐的平底布鞋,从右边的麦茬地钻进一排杏树底下,伸手,一个杏也够不着。外甥女笑着指她哥哥说:要哥哥用长长的竹竿敲打才行,杏树太高。

记得前几年还可以站在树下摘到不少杏子,怎么一转眼,杏树就长高了?再看身边,儿子、外甥、外甥女,一个个高挑挺拔,精神抖擞,我自己,到矮了半截。

一晃,小树长大了,孩子们也长大了。

大姐被姐夫叫去帮忙,我和几个大孩子在麦地周边边捡杏边说笑,不一会功夫,黄橙橙的杏装满了两大筐。直起腰看树上,还是黄灿灿一片,尤其树梢的杏子,又大又鲜嫩,喊外甥上树摇下来,却不见了外甥的身影。

正张望,外甥在不远处大声喊我们回家,说收割机马上要来收割剩下的一大片麦子。赶紧抬了竹筐关注,却没马上回家,和孩子们一起站在地头看收割机收割麦子的情景。

那真是一场紧张又富有生机的战斗。收割机快速旋转着、切割着,整整齐齐的麦穗眨眼间变成了麦粒,飞扬地麦草在收割机后洒下一条条黄白相间的斑马线,孩子们不停地欢呼,我家小帅第一次近距离看到这么紧张欢快地场面,激动地跑前跑后,一连声地说:收割机真好,可以省下爷爷姑姑人工收割了。

听到不知不觉已站在我身后的大姐轻轻地说:其实,还是亲手收割麦子好,虽然热点、累点,麦地却比收割机收割地干净,麦草也好,可给家里的牛冬季做饲料。

我知道,这是大姐的心里话,现代化的设备确实好,老一辈的农人,更爱着他们朴实肥沃的黄土地,一把汗水一把镰刀的收成,才是他们最大的欣慰和享受。

正想着,大片麦田已剩下一行行呻吟着的麦茬,即将西沉地太阳光折射在麦茬地上,映出一道道金色的光芒。麦地中间的一棵棵杏树独自挺拔,黄灿灿的杏子在叶片中相互凝望。

六月的村庄,六月的农人,六月的大地,一派火热地景象。

不知不觉到了归家的时间,吃罢大姐准备好了的丰盛晚餐,带上好心情,带上大姐一家丰收地喜悦,带上亲人挚爱地情怀,轻轻地我走了,我轻轻地作别,麦收杏黄的时光。



相关文章
热点文章
bwin官网注册九五至尊1娱乐网站九五至尊1娱乐网站